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完全拘束小学生  阳子的日常

完全拘束小学生  阳子的日常 - 完全拘束小学生  阳子的日常

    第一章  6:00早餐课 
    
    我叫阳子,今年12岁,在帝都拘束小学年念6年级,是个男孩,我的姐姐
美琪比我大4岁,刚刚考去帝都乳胶大学sm调教部,因为大学为了方便管理,
规定所有学生在毕业前必须住校,只有一个月一天的开放日,我和妈妈才能去乳
胶大学看姐姐,已经有半月没有见到姐姐了,心里还是很想念姐姐的。
       
    我的妈妈美伢,虽然40多岁了,但是端庄秀丽的面庞上却看不到岁月留下
来的痕迹,身材体型依然保持得很好。纤细的蜂腰,饱满肥硕却依然保持坚挺的
36D的乳房,紧翘的娇臀。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只是30来岁的少妇呢。
    
    「阳子,阳子,饭做好了,快点下来吃饭!」       
    
    从一楼传来妈妈急切的叫声,睡在二楼的我睁开了双眼,本想回应妈妈我还
要再睡一会儿,可刚想开口,就看到妈妈已经站在阳子的床边了。     
    
    「你看看这都几点了,喊你好几遍了,还不起床,怎幺这幺不听话,赶紧起
来吃早饭,吃完饭还要上学呢,一会错过了校车,妈妈送你上学你可别哭鼻子啊!」  
    
    一听到妈妈要亲自送上学,刚才还迷迷糊糊的我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猛的
做了起来朝妈妈笑道:「好啦好啦,这不是起来了幺,妈妈快出去啦,我要换衣
服。」
    
    「呦,我们家阳子是大人了,还知道害羞呢,赶紧把睡前装备换下来,把学
校发的週四装备服穿上,另外别忘了把昨晚一宿辛苦收集出来的东西装好啊,别
又像上次那样撒的满地都是!」
           
    妈妈说着便把一个写着星期四的手提箱扔在了床上,然后捂着嘴笑着离开了
我的房间,把房门关好后,便直接下楼去餐厅準备早餐去了。
      
    我听着妈妈高跟鞋踩在楼梯上发出的哢哢脚步声慢慢的变小,便猛的把被子
掀开,映入我眼帘的是全身包裹的黑色乳胶衣。(学校规定我们学生的乳胶衣要
比身体正常尺寸小4号,这样虽然穿起来很麻烦。但是老师在课堂上要随机抽查,
一旦发现不符合要求的学生,便会按照校规处罚,严重的还会被学校劝退。)这
套小了4号乳胶衣的拉鍊在后背只有20公分长,虽然弹性很大,但穿的时候还
是非常的麻烦,必须在妈妈的帮助下才可以非常完整的穿好。整个乳胶衣除了后
背的开口拉鍊外,分别在眼、鼻、嘴、菊花和鸡巴处留有开口,这些开口当然是
为了方便插入睡前装备而留的。
    
    在嘴部,一根长黑色的长达30釐米,直径5釐米的空心乳胶阳具直接插进
喉咙直达胃里。因为这种睡前装备已经连续使用了6年,喉咙早已适应,不过每
次转动或者抬头时,还是会有轻微的呕吐反应。
    
    这根30釐米的阳具深喉口塞的根部是我的口腔倒模,因为倒模是我张嘴时
用硬质乳胶翻模製作出来的,所以塞入口腔后倒模正正好好的卡在口腔内部,牙
齿紧紧的咬在口腔倒模的乳胶牙齿处,无论我怎幺用力,都不能让口腔倒模闭合
一分一毫。    
    
    口腔倒模除了牙齿处是白色其他地方都是黑色,并且与深喉阳具口塞的根部
结合为一体,从外面看,我张开的嘴里面黑色乳胶一直延伸到喉咙深处,深喉口
塞的龟头处有一个1釐米大小的开孔,通过这个开孔,可以让我从嘴吧灌入的营
养液直达胃部,省去了吞咽的过程,加速营养液的吸收而保证了体力。
    
    在乳胶衣紧紧包裹的脖子上,套着一个与脖子尺寸相同的金属脖环,脖环内
侧左右各有两个声音採集贴片,可以收集声带发出的震动,经脖环内部的电子c
pu处理还原后再通过脖环外侧的扩音喇叭播放出来。在脖环后部,还有个旋钮,
旋钮指示在萝莉位置,另外还有正太,熟女,御姐等选项。旋钮调节不同的位置
就可以发出不同的声音,这也是我为什幺喉咙塞着30釐米长的深喉口塞呜呜的
叫,但扩音器还能正常发出让人声音的原因。
    
    在脖圈外侧的前后左右焊有4个铁环,可以方便的与各种拘束设备相连。脖
环每个月都需要连接usb来进行充电,以保证正常的发音需求。
    
    在肛门处,能明显的看到一个直径6釐米的黑色圆盖连接着一根直径2釐米
的灌肠软导管,盖子下面是足足深入直肠15釐米的乳胶空心阳具,空心阳具的
直径为8釐米,这样无论我的菊花怎幺用力都不会把阳具拉出来。阳具的龟头头
部也有孔洞,这样灌肠液便可以通过这个孔不断的灌入我得肠道内。
          
    在我的床头左侧的衣帽架上,挂着一瓶2升的灌肠液,灌肠液是由学校发的
灌肠粉和牛奶调配出来的,在小学毕业前这六年里,必须每日就寝前灌入2升,
早餐后灌入2升,午餐后也得灌入2升。长时间灌入灌肠液可以增加身体敏感度
及延长高潮时间,使女性喷潮和男性射精量增加50倍以上。   
    
    在2升灌肠液瓶与肛门里插入的15釐米阳具的导管中间,有个真空泵,可
以控制灌肠液的流速,使2升的灌肠液可以在晚上睡觉的这6个小时内平均灌入
肠道,进而减少不适的感觉。
    
    在衣帽架上还挂着一个500毫升容量的透明玻璃瓶,瓶内可以清晰的看见
大概有200多毫升的乳白色液体。玻璃瓶口处通过另一跟导管与我鸡巴上扣着
的透明玻璃罩相连。导管中间也有一个真空泵,不过与灌肠导管的方向正好相反,
是从鸡巴罩往500毫升玻璃瓶里吸,这样就可以把一晚上因为灌肠液的刺激而
射出的精液都收集到这个500毫升的透明瓶子里。
       
    在乳胶衣脚部上穿的是姐姐美琪上小学时所穿过的芭蕾高跟鞋,鞋跟足足有
12釐米并且与鞋面平行,要不是从小学一年级就进行脚步拘束,一般人穿这样
的鞋别说是走路了,就连正常站立也受不了。
    
    而姐姐的这双芭蕾鞋因为经过了妈妈灵巧的手改造,所以比较特殊。12釐
米的鞋跟是空心的,一根12.5釐米的钢针针尖朝上塞进空心鞋跟里面。鞋跟
空心的直径与钢针的直径完全契合,钢针的中间部位有固定卡榫,与空心鞋跟中
间的卡榫卡住后,钢针就可以在空心鞋跟里进行上下0.5釐米的活塞运动而不
会掉出来。
    
    这样製作出来的芭蕾高跟鞋在日常行走抬脚时,12釐米高的高跟里面的钢
针由于重力的缘故便会掉落出0.5釐米,当落脚时,因为地面压到那突出高跟
的0.5釐米钢针底部时,钢针又会被踩进去,在鞋子内部脚后跟出正好被钢针
顶进来的0.5釐米尖头扎进去。
    
    「妈妈的手还是真的巧呢,不过最近几天发现走路抬脚时钢针掉不下去,这
样脚就一点没法放鬆,看来应该让妈妈给芭蕾高跟鞋好好的润滑一下呢。」
    
    说着,我便从床上坐了起来,打算下床站起来去更换上学的装备,可当我把
双脚踩在地上的一瞬间,芭蕾高跟里面的钢针在我体重的压力下直接插进我的后
脚跟上,虽然钢针的针尖是钝头的,插不到皮肉里,但是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顶在
在脚后跟和脚尖上面也受不了啊。  
    
    我忍着脚跟和脚尖的疼痛,抬起左脚,打算放鬆左脚的脚后跟,可谁知右脚
突然承受了全身重量,疼的我眼泪都流出来了,而左脚虽然抬了起来,但是钢针
并没有掉下去。
    
    「呜呜呜~」我的喉咙被钢针刺激的发出的模糊的声音,在我脖环同时也发
出了识别出来的话:「好疼啊,看来是钢针和空心高跟之间长时间没有润滑,我
得赶紧去找妈妈把芭蕾高跟鞋脱下来修理一下才行。」
    
    忍着脚后跟强大的痛楚,我从衣帽架上取下了灌肠液瓶和精液收集瓶,之后
挂在了脖环的左右两侧的圆环上,接着将两个真空泵从导管上分离开,这样我就
可以脱离束缚下楼去找妈妈了。
    
    我扶着墙壁,忍着钢针扎脚后跟和全身重量顶在脚尖的巨大疼痛,一步一步
往走廊尽头的楼梯移动。
       
    由于没有了真空泵的动力,鸡巴由之前的勃起状态慢慢的变小,而精液收集
瓶里的精液也倒流到了我得鸡巴玻璃罩内。脖子左侧挂着的2升灌肠液,也所剩
不多。虽没有了真空泵的动力,但估计靠重力再有20分钟左右也差不多全部灌
入我得肠道内。低头看看凸起的小腹,我自言自语道,「呜呜呜~(中午的午餐
还要靠这肚子里的灌肠液呢,可一定要全部灌完啊)」
    
    因为我喉咙里那插到胃的30釐米阳具的关係,低下头后我的喉咙一阵反胃,
强忍着控制好呕吐感和脚后跟及其脚尖承受着的巨大压力,一步步的像厨房餐桌
走去
    
    大概过了5分钟,我才一瘸一拐的走到楼下的餐厅,看着妈妈在厨房柜檯前
準备早餐的背影,我大声的说到:「呜呜呜呜呜~(妈妈,姐姐的芭蕾高跟又卡
住了,快帮我脱下来了啦,要不真的就赶不上校车,要是迟到了,还要受罚。)」
    
    妈妈听到身后的我发出电子萝莉的声音,回头笑笑着说道:「阳子,赶紧过
来妈妈身边,妈妈给你脱掉芭蕾高跟鞋。」
    
    「呜呜呜呜呜~~,(妈妈好讨厌!阳子都痛的汗都流出来了,竟然还要人
家走过去,真是的)」我生气的慢慢拖动疼痛的芭蕾高跟鞋向妈妈身边艰难的移
动过去。
    
    来到妈妈身边后,妈妈放下手里的活,看着我痛苦的表情笑着对我说:「阳
子,转过身去,然后把肛门朝向妈妈。」
    
    我背向妈妈站好,但是因为我菊花深处插着巨大阳具,弯腰对我来说简直是
种煎熬。
    
    我咬紧嘴里的深喉口腔倒模,同时头部慢慢的像前挺起,以减少深喉口塞阳
具所产生的呕吐感。忍受着肛门里15釐米长阳具的硬度,硬生生的把腰弯到了
90度,把肛门面对着妈妈。

    「把脚分开,与肩同宽。」妈妈一手拍着我得屁股一边对我说道。

    脚分开后,妈妈把我脖环上挂着的灌肠液瓶取下,挂在了橱柜旁的医用支架
上,之后将连结在肛门后的导管逆时针拧了下来,这时,瓶子里还剩下不多的灌
肠液从导管里流到了地上,妈妈不慌不忙的用一只脚踩在抹布上,把抹布移了过
来,擦乾净地上的灌肠液。

    然后继续将插去肛门的阳具后盖也拧了下来,这下到好,因为没有真空泵的
压力,那些还没灌入肠道内,而暂时留在空心阳具内的灌肠液撒了出来。

    而妈妈则淡定的蹲了下来,在洒了一地的灌肠液里用手不停的翻找着什幺。

    「找到了,哈哈。」妈妈手里拿着一把湿漉漉的钥匙,另一只手还在拍打着
我得屁股高兴的说着。

    我心里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妈妈拿起钥匙,放进嘴里将上面的液体吸允乾净后,把钥匙放在了餐桌上。
接着拿起地上的抹布把洒的满地的灌肠液擦乾净,然后一把将还在滴着肠液的抹
布塞到了我肛门内的空心阳具里,并拧紧一个没有导管孔的新后盖。

    「灌肠液可不能浪费哦,中午我可没时间给你送饭呢,」妈妈微笑着继续说
到,「好了,阳子,你现在可以站直身体了,然后坐到椅子上吧,妈妈把芭蕾高
跟鞋给你脱下来。」

    擦地的抹布竟然塞进我肛门里,虽然感觉很羞耻,但兴奋度不断的上升。我
红着脸坐在椅子上,当屁股上的肛门阳具盖接触到椅面的瞬间,肠道里的巨大阳
具因为上肢的重量又硬生生的顶进去几公分。伴随着内脏被肛门里阳具的挤压,
一股难以控制的呕吐感又油然而生。

    「呜呜~呜呜呜~(妈妈,好疼啊,阳子的胃液要呕出来了。)」

    妈妈听着我脖环发出的电子萝莉声,又捂着嘴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放心吧阳子,有你插在胃里的深喉口塞阳具,胃液是吐不出来的。来吧把
脚抬起来伸直放在我手里。」

    「我得脚可算要解脱了。」我心想着,抬起了左腿伸到妈妈面前。

    妈妈一手抬着我的脚,另一只手拿起之前放在餐桌上被舔舐乾净肠液的钥匙,
插进了芭蕾高跟鞋脚踝处的锁头里,旋转,打开,并用力抽出我那禁锢一晚上的
小脚丫。

    当我的脚从芭蕾高跟鞋里脱出来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无比的放鬆。

    一会的功夫,妈妈解开了另一只脚,但是脱下鞋的后妈妈捧着我的脚后跟说:
「还是学校发的乳胶衣品质好啊,虽然小4号,并且阳子的脚后跟都扎红了,但
乳胶衣竟然没有一点损坏。」

    「呜呜呜呜~呜呜呜~(不要闹了啊妈妈,今天白天请把姐姐留给我的芭蕾
高跟鞋修好吧,我晚上就寝的时候还要穿呢。)」

    「哎呀,放心啦妈妈一会就处理!现在赶紧準备吃早餐吧,校车马上要到啦,
别耽误上学校。」妈妈说着爬上了餐桌,坐在我面前,将腿打开程M形展现在我
面前。我这才有机会仔细的看到妈妈今天的穿戴。

    妈妈丰满的上身穿着宽鬆的毛线衣,袖子为了方便收拾挽到了胳膊上,下身
紧身包臀裙由于腿部的M姿势而褪到了腰部,亮色肉丝紧紧的裹在妈妈那肥而不
腻的双腿,亮色丝袜的裤裆处隐约透露着妈妈分泌出来的淫液,看来妈妈今天又
没有穿内裤。

    「发什幺呆呢阳子,赶紧坐直,妈妈要给你餵食了。」

    妈妈说着,双手便把丝袜裤裆处给撕开,撕开裤袜后,妈妈用一只手拨开阴
蒂,另一只手非常轻鬆的插在了阴道里,并不断的往里深入。

    「呜呜~呜呜呜呜呜~(快点啊妈妈,我要迟到了)。」我等不及的对妈妈
说。

    「急什幺,谁叫你不早点起来,妈妈给你準备的食物昨天晚上就塞进来了,
整整泡了10个多小时,哪有那幺容易拿出来。咦,星期四的装备手提箱是不是
没拿下来,真是的,一会还得我帮你拿,是不是还得我帮你穿啊!」

    「呜呜~呜呜呜呜呜~(当然啦,校服我自己穿的时候,每次都不符合学校
着装规定,被处罚的不是妈妈,可是你的儿子阳子啊。)」

    「呵呵呵……」妈妈抬起一只手捂着嘴笑着,另一只手继续掏弄着。不一会,
妈妈伸进阴道的手好像抓到了什幺,突然停了下来。妈妈脸上浮现出享受的表情,
插去下体的手慢慢的退了出来。

    这时,我看到妈妈沾满淫液湿的手上半握着一个直径有七八公分的馒头,馒
头上湿漉漉的。已经吸饱了阴道内分泌的淫水。

    「这是妈妈昨天下午蒸好的馒头一个当然不够,别急还有。」

    妈妈说着将馒头放在餐桌上的盘子里后,然后翻身跪在餐桌上,肛门处朝着
阳子的方向。

    「别急,看妈妈还準备了什幺,有惊喜哦。」
       
    说着,妈妈翘起她那被亮肉色开裆丝袜紧紧包裹的诱人肥臀,右手手扶着桌
面,左手握成拳头慢慢的往她那深粉色的肛门里插去,当拳头顶入菊花口处时,
妈妈身体一颤,稍稍用力便轻鬆的塞入肛门。
       
    妈妈整个前臂完全插进去,直到手肘触碰到菊花才停止,接下来拳头在直肠
伸展开,并在直肠里四处掏弄,好像在搜索着什幺。
    
    我很好奇,不知道妈妈这葫芦里卖的什幺药。在我目不转睛的注视下,妈妈
在直肠里四处掏弄的手掌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将深入到手肘的前臂从肛门里一点
点的抽出。
    
    当妈妈把手从肛门里掏出来的时候,我才看到妈妈的手还抓着一团黄白混成
一团的东西。不过由于经过肛门时被收紧的菊花挤压变形,我实在是认不出那个
东西是什幺。
    
    正当我还在好奇并且思考这个在妈妈肠道内掏出的东西是什幺的时候,妈妈
用手扶着桌子坐来起来,拿起刚刚掏出,还带着肠液的那团东西自言自语,「是
不行呢,那幺小心的放进去,结果还是压成这样,真扫兴。」
      
    「呜呜呜呜呜呜~(没关係啦,只要是妈妈準备的,阳子都喜欢,快告诉我
这时什幺吧,阳子真的很好奇唉。)」
       
    听到我这幺说,妈妈手机拿着那团东西,伸到我面前,失望的对我说:「这
是妈妈特意给阳子準备的奶油蛋糕啊,知道你喜欢滑滑的奶油蛋糕,妈妈昨天特
意买的,为了保持蛋糕的形状,我用特大号扩肛器把肛门扩张15釐米的直径,
然后才把这个奶油蛋糕小心翼翼的送入直肠深处,本打算今天接着扩张肛门取出
蛋糕,还不是怕你上学迟到,一着急就直接掏出来了,没想到竟然变成这样,一
点也看不出奶油蛋糕的样子。」
       
    「呜呜呜呜呜呜~(没关係啦,妈妈这幺用心的给阳子準备早餐,阳子高兴
还来不及呢,反正最后给阳子餵食都是打碎的流质食物,这样还剩了不少事呢)」
        
    妈妈听到我我发出的电子萝莉声,脸上立刻浮现出喜悦的表情。
       
    「还是咱家阳子懂事,饿坏了吧,妈妈这就準备给你灌食。」说着妈妈跳下
餐桌,踩着12釐米的黑色高跟鞋走到厨台边上,把手里那已看不出形状的一团
奶油蛋糕扔进檯面上的辅食搅拌机里,接着将餐桌上那盘子里的还在滴着淫液的
馒头也扔了进去,盖好盖子,开始打碎这两个在妈妈肚子里浸泡了一夜所谓的食
物。
       
    30秒左右,妈妈停止了搅拌,打开盖子,妈妈看了一眼粉碎好的食物皱起
了眉头说:「还是很干啊,这样可不行,对了,差点忘了,还得加那个东西。」
       
    说着,妈妈从橱柜支架上取下了我的精液收集瓶,妈妈将瓶盖拧下,探出鼻
子闻了闻,「嗯,好腥臭的味儿啊,咱家阳子不愧是大小伙子啊。」
      
    看着妈妈手里拿着的那瓶100多毫升的乳白色精液。听着妈妈这幺说我,
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呢。
       
    妈妈回头看着我羞愧的表情,微笑着把精液收集瓶里的精液一股脑的倒进辅
食搅拌机里,然后用手指在里面快速搅动了十几下,看着精液和粉碎好的食物充
分的融合好后,妈妈把沾着食物的手指塞进嘴里品尝了一下,「不错,看来还是
得加精液啊,味道臭臭的的呢。」
       
    看着我一整夜才收集到的精液和在妈妈肠道阴道里浸泡的食物粉碎混成一起,
我有点着急了,「呜呜呜呜呜~(别闹了妈妈,快点吧,我要迟到了)」
       
    「哈哈,这幺辛苦的给阳子準备早餐,还不让妈妈先品尝品尝啊,妈妈这就
来。」
      
    妈妈说完,就从橱柜里拿出一直500毫升的特大号注射器。注射器没有针
头处连结的是一跟直径4釐米左右的软管,软管长度有60釐米。妈妈把注射器
伸到辅食机里,把那馋着我的精液的流质食物全部吸到注射器里面,然后拖着注
射器走到我面前。
       
    「来,张嘴!哦,差点忘了,咱家阳子的嘴就没喝上过,哈哈哈哈。」
       
    看着妈妈故意拖延时间,我皱起眉头生气的看着妈妈那微笑着的脸,「呜呜
呜呜呜~(妈妈,阳子準备好了,快餵食吧。)」
       
    「要开动了哦,阳子準备好。」妈妈说着,便把注射器那60釐米长直径4
釐米的管子往我的嘴巴塞进来。
       
    因为我的嘴里固定着口腔模具,而且深喉的阳具也是空心的,所以很容易就
塞进去40多釐米的长度,当软管头部触碰到胃里阳具的马眼处,妈妈稍微用力,
就把软管捅了出来,这样,注射器的软管就已经伸进胃里面了。
          
    软管顶到我胃的壁膜时,我不仅一阵噁心。

    「呵呵呵呵……」妈妈看到我想要呕吐的表情,竟然乐出声来。
       
    正当我努力控制呕吐神经时,妈妈迅速的用力将整管注射器500毫升的流
质食物全部打进我的胃里,还没做好準备的我那受得了这种刺激,500毫升的
食物在我胃部四散开来,已经插到胃深喉阳具本身就佔有一定的胃容量,胃在一
瞬间无法接受这幺多东西,这些流质食物就顺着胃壁与深喉阳具之间的缝隙顶回
喉咙,然后竟然从鼻孔里流了出来,挤压到泪腺,所以我的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
       
    妈妈看着我鼻孔里窜出刚刚灌入的早餐,并且泪流满面的痛苦表情后,继续
像没事人似的笑到:「哈哈哈哈,你说你着急,一个劲的催妈妈,可给你快速灌
食你还这幺浪费食物,早知道这些可是妈妈整整给你準备了一个晚上啊。」
       
    说完妈妈便把嘴巴凑到了我得鼻孔里,然后用力的往嘴里吸,把流出的和未
流出还在鼻孔和嗓子里的流质食物吸到嘴里含着。
       
    当两个鼻孔都吸乾净后,妈妈将注射器后活塞拉出来,这时,由于注射器被
抽成真空,胃里的胃液还有刚刚推进去的流质食物又被抽回到注射器内,500
毫升的注射器内有出现淡黄色掺杂着胃液的早餐。
       
    刚刚还饱胀的胃袋这时又变成胃壁紧紧贴附着深喉阳具上。我那承受得住这
种刺激啊,下体jj的马眼随即喷出白色的精液,流到地板上。
       
    妈妈赶紧蹲下,把嘴巴套在我得jj上,把流着的精液吸到嘴里,然后趴在
地板上,把喷洒到地板上的精液舔的乾乾净净。
       
    舔乾净地板后,妈妈站起来,鼓着嘴,用舌头把刚才吸进嘴里的早餐和精液
融合,然后拉出注射器活塞,一口吧嘴里的混合物吐进去,重新顶上活塞,然后
对着我说:「想不到你这幺敏感了呢,射精也不提前告诉妈妈,差点浪费。」
      
    说完,妈妈继续用力把注射器里的东西又推进我得胃里,当推到底的时候,
胃里的流质食物又像之前那样眼看着要从我得鼻孔再次喷出,不过这次妈妈掌握
的实机很好,在鼻孔即将喷出时,她把注射器活塞拉出,把胃里的东西抽到注射
器里。
       
    注射器反复推拉几次,只到推到底的时候我不在鼻孔喷出东西,妈妈才停止
手上的活塞动作。
       
    但这时我已经在妈妈不断的?灌入和抽出中,昏厥了过去,妈妈看着我翻着
白眼的脸,用手抽打我的jj,知道把我抽醒。我流着眼泪,看着妈妈。
       
    「阳子,好了,早餐结束,妈妈上楼给你取週四装备手提箱去,你在这等妈
妈哦。」
       
    妈妈说完,便踩着那高跟鞋把裙子拉下来包住那硕大的屁股,整理一下头髮
就往二楼哦的房间走去。
       
    看着妈妈远去的背影,我过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7:50了,不知道8点
10分的校车能不能赶上。